当前位置:首页 > 苍寒云 > 正文

中天金融涉诉金额达29亿元 债务高企接连变卖资产自救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 中国科技投资 诉讼纠纷不...

中天金融涉诉金额达29亿元  债务高企接连变卖资产自救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 中国科技投资    

  诉讼纠纷不断、高额债务缠身,中天金融能否靠变卖资产自救? 

  《中国科技投资》张婷 龙敏 

  近日,中天金融(000540.SZ)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渤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人寿”)以合同纠纷对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金世旗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世旗控股”)等提起诉讼。 

  近一个月以来,中天金融已涉及多起诉讼,其披露的公告显示,4月30日至5月12日,中天金融新增其他尚未披露的诉讼、仲裁事项的涉案金额共计7633.73万元。加之此前12个月内累计发生的诉讼、仲裁涉案金额合计15.70亿元,中天金融已累计涉诉29.02亿元,占2021年净资产的24.41%。 

  频繁卷入诉讼背后,中天金融业绩出现大幅下滑。2021年,中天金融全年营业收入为196.50亿元,同比下降16.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4.16亿元,同比下降1221.92%。为持续经营,中天金融出售旗下中天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城投”)100%股权,并计划转让公司持有的中天国富证券公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富证券”)股权。目前,中天金融逾期债务40.40亿元,占当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3.98%。 

  涉诉金额达29亿元 

  截至公告披露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中天金融与渤海人寿的诉讼纠纷,尚未开庭审理。 

  本次诉讼源于一起股权收购。中天金融在公告中表示,2018年8月17日,长安信托与中天金融签署《长安宁——贵阳金控股权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转让及回购合同》(以下简称“《转让及回购合同》”),约定长安信托以10亿元受让中天金融持有的贵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10%股权的收益权,回购期限为48个月,2022年8月17日回购期限届满,回购期限内中天金融按照8.8%/年的回购溢价率向长安信托支付溢价回购款。金世旗控股向长安信托为公司在前述合同项下义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2018年8月27日,渤海人寿以9.99亿元认购“长安宁——贵阳金控股权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份额。后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中天金融因融资需要,又将持有的贵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股权质押给江海证券有限公司。渤海人寿以中天金融上述质押行为违反《转让及回购合同》相应约定为由,提起本次诉讼。 

  渤海人寿的诉讼请求是,中天金融向其支付股权收益权回购本金9.99亿元,并按照8.8%/年的回购溢价率支付股权收益权溢价回购款2.04亿元。同时,渤海人寿要求法院判令中天金融以上述应付的股权收益权回购本金和溢价回购款之和为基数支付违约金,违约金额暂计为5291.4万元,总共涉及金额约12.56亿元。 

  中天金融的诉讼纠纷远不限于此。5月以来,中天金融新增7条开庭公告,案件原告包括工商银行(601398.SH)贵阳东山支行、贵阳中华路支行、贵阳云岩支行,被告则包含中天金融及其他自然人;4月8日,兴业银行(601166.SH)贵阳分行将中天金融及下属多家子公司告至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涉诉金额8.99亿元,目前处于一审阶段。上述案件案由均系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此外,今年3月份,中天金融亦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中天城投贵阳国际金融中心(以下简称“贵阳金融”)收到贵阳中院的传票,恒大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大人寿”)以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对贵阳金融提起诉讼,要求返还全部交易价款19.16亿元,并支付专项维修基金1772万元,以及违约金2.87亿元,共计22.21亿元。 

  根据中天金融已披露的公告显示,4月30日至5月12日,中天金融新增其他尚未披露的诉讼、仲裁事项的涉案金额共计7633.73万元。加之此前12个月内累计发生的诉讼、仲裁涉案金额合计15.70亿元,中天金融已累计涉诉29.02亿元,占2021年净资产的24.41%。 

  对此,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中国科技投资》记者表示,中天金融在向金融业务转型的过程中,各项业务所签协议无法履行,从而引发不断累积的诉讼纠纷。上述纠纷会给其正常经营带来各种纷扰,同时对企业市场形象也十分不利,必然会给公司经营活动造成负面影响,甚至会导致公司无法实现可持续经营。 

  “金融业的经营业绩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信用,中天金融不断累积的诉讼纠纷不利于其信用维系,会影响到投资者、合作方甚至监管部门对这家公司的判断,从而对其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财经评论员张雪峰告诉《中国科技投资》记者。 

  债务缠身忙卖资产 

  中天金融成立于1978年,1994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是贵州省第一家上市公司,创始人罗玉平曾多次位列贵州首富。2014年来,按照贵州省“十三五”规划中提出的“引金入黔”战略的总体要求,中天金融以保险、证券为抓手向绿色实业金融服务进行升级。 

  从业务结构看,中天金融旗下全资子公司中天城投为房地产经营平台,以开发、建设、出售、租赁、物业服务等为主要经营模式;控股子公司国富证券主营业务为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经纪和证券自营;控股子公司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人寿”)主要经营人寿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伤害保险等各类人身保险业务。 

  近几年,中天金融房地产板块收入呈现出连续下滑的趋势,由2017年的149.81亿元下降至2021年的40.92亿元;同期房地产板块毛利率由41.21%波动下滑至30.92%。 

  为优化业务结构,中天金融通过出售资产回笼资金。财报显示,中天金融分别于2021年12月1日和2021年12月20日,审议通过了《关于出售中天城投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的议案》,同意公司与交易受让方佳源创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上海杰忠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签署《关于中天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 

  本次中天城投100%股权转让价格为89亿元。截至2021年末,中天金融已收到第一期股权转让价款15.8亿元,尚未收到第二期和第三期股权转让价款。报告期内,中天城投股权交割条件尚未成就,中天城投仍为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子公司。 

  地产业务下行,金融业务亦发展不济。2019-2021年,中天金融旗下中融人寿营业收入由55.24亿元下降至0.14亿元,净利润由1.05亿元下滑至-65.36亿元;2019-2020年,国富证券营业收入由7.6亿元上升至10.54亿元,净利润由1.73亿元上升至1.82亿元,但2021年这两项数据分别下滑至12.02万元、2398.75元。 

  为了持续经营,中天金融在2021年财报中提到,将有序转让公司持有的国富证券公司股权、暂未获批的收购清华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中融人寿保险1亿股份。而上述情况亦遭到深交所问询。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中国科技投资》记者:“中天金融转型,是在此前金融业比较火热的时期,但随着部分民营金融企业不断爆雷,一些收购项目迟迟无法得到批准,不仅拖累中天金融转型,还让原有的实业部分陷入困境。” 

  需要提及的是,此前为拓展金融业务,2017年中天金融提出310亿元收购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人寿”)股权,目前已支付70亿定金。但2020年7月银保监会对华夏人寿实施接管,截至2021年末上述交易无任何进展,70亿元交易定金亦未收回。 

  “中天金融收购保险公司的项目长期无法顺利完成,牵扯大量企业资源无法产生更多收益,导致部分业务周转压力较大,不能按预定计划推进业务结构调整。以目前的政策监管导向看,无论是地产还是金融,对于民营企业都是难以负荷的压力,想要实现转型恐怕难于上青天。”沈萌补充说道。 

  2021年,中天金融全年营业收入为196.50亿元,同比下降16.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4.16亿元,同比下降1221.92%。利润下降主要源于计入损益的借款费用增加、地产业务销售毛利率下降、计提了大额商誉减值准备及大额预期信用损失等资产减值准备。 

  业绩承压的同时,中天金融还面临巨额债务。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中天金融短期借款14.70亿元、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余额168.71亿元,而当期账面货币资金仅17.37亿元,占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余额的比例仅为9.47%。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总负债1477亿元,资产负债率93.8%,流动负债662亿元,长期借款52.92亿元,其他负债762亿元。而公司货币资金仅有59.95亿元,同样难以覆盖短期借款14.89亿元和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170.8亿元。 

  在柏文喜看来,“中天金融高企的债务一方面是因原有的主业房地产不断式微,造成自身流动性下降、现金流承压有关,另一方面也和金融行业转型不力导致业务无法正常开展有关。由地产转型金融,一方面需要解决金融行业的牌照与准入问题,另一方面需要应对金融专业化经验与人才不足的问题,这是中天金融在转型金融业务时必须面对的挑战”。 

  在可用于偿还到期负债的资金不足的同时,中天金融债务还存在逾期现象。据中天金融于2022年4月30日披露的《关于公司及控股子公司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的公告》显示,该公司逾期债务40.40亿元,占当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3.98%。 

  记者就诉讼纠纷、业绩债务等问题致函并致电中天金融,截至目前,尚未收到回复。

发表评论